• 不喜欢足球吗?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我正看呢 2019-08-21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8-20
  • 这7款历久不衰的折纸灯,拉高房间颜值就靠它了 2019-08-17
  • 长沙中考:作文由50分增加至60分 2019-08-17
  • 一语惊坛(5月22日):精忠报国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夙愿! 2019-08-11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08-11
  • 90后“技术宅”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08-08
  • 没考上?没关系。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清华只是名气大点。 2019-08-08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首份《京津冀“互联网+政务”发展研究报告》 2019-08-04
  • 全新传祺GS4上市 祺云概念智慧SUV 2019-07-27
  • 金融战,贸易战,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面对强敌,奉陪到底,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 2019-07-27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7-24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20
  • 广汽传祺新GS4将6月16日上市 配置升级 2019-07-11
  • 四川设“文华美术奖”为蜀首设的政府美术奖 2019-07-11
  • 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明望族

    第六百三十六章 缑山鹤飞(六)

        当所有人以为小皇帝在认真清冗官、裁冗食、挽救国库,并为此欢欣鼓舞时,小皇帝却又降下旨来,先是封夏儒为庆阳伯,夏助为锦衣卫指挥使、夏臣指挥同知、夏杰百户,俱世袭,后赐田二千二百二十八顷九十亩与庆阳伯夏儒。

        很快,又有旨,升锦衣卫百户沈传、吴让为指挥佥事。

        联系起先前张永、谷大用、马永成和魏彬的弟弟皆中旨赐了官职,一时间朝野议论纷纷,这哪里是为国考虑,分明是新旧中贵戚里分爵赐田的一次洗牌,裁掉旧人,换给新人。

        虽然总体上来说,因为裁减的人多,封赏的人少,还是为国库减轻了不少负担,但是长此以往,只怕又蹈覆辙。遂朝中也有不少人上书劝谏。

        而在坊间,更多的人则是嘲笑了寿宁侯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据说寿宁侯府也是大为光火,金太夫人亲自把吴德妃的母亲唤去训斥了一顿。

        还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吴夫人怎样受辱、顶着一双桃儿似的红肿眼泡进宫向女儿告状云云,其间细节无数,宛如亲见。

        便有好事者等着看吴德妃斗寿宁侯府的闹剧。

        然而这戏根本没开锣。

        没多久,寿宁侯长子张宗说升了锦衣卫都指挥使。

        张家姻亲子侄降职又能怎样,十几个捆一块儿也不如一个张家嫡子金贵不是!

        这一封赏之后,张家手下的御史言官都偃旗息鼓了,朝上登时清净不少。

        外头看戏的散了场,倒是有人又悄悄说起,这是吴德妃没斗过张家不得不服了软,这张宗说的都指挥使就是吴德妃向圣上求来的。

        坊间议论纷纷不提,朝中的注意力皆在小皇帝下一步棋上。

        因裁减完活人之后,小皇帝的“节流”之刃又指向了死人。

        太监李荣传旨,文武官并命妇应得祭葬、赠谥、恩荫先朝俱有成宪。近多比例陈乞,今后三品以上未经三年考满、及未关诰命者,俱不允所司。

        小皇帝让吏部查了近年赠官恩荫例,又明确指出今后有爵者立下军功,文职者二品以上且政绩显著方与加赠,照例荫叙,但止许一辈。

        这一下却是动了许多人的核心利益了。

        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而所图为何?固然有说是图自己人生抱负的,更多的人还是图个为子孙谋。武将拼杀立功那真个是提着脑袋去拼命,那能官居文官二品的又能有几人?!

        此一番虽吏部礼部都依旨而行了,朝中却是一波又一波上书,表示此旨委实打击士气,论功行赏有理,但起码有功就要有赏,而不是要“立大功”才赏。

        看似群情汹涌,小皇帝却压根不理,折子一概留中不发。

        没几日,户部门口推出来个身着官服却被五花大绑,且颈项间扛有重枷之人。

        一旁另有告示,表示此人乃是户部郎中刘绎,在往辽东总理粮储时,东厂校尉侦其违例乘轿、滥役人夫、少给粮价、多派斗头等等,被抓回后,以违法事多难以常例,处令荷重枷于户部门满一月。

        这样的重枷,又是站重枷,不消一月,几日人就要一命呜呼了。

        果然,都莫说几日,一天一宿下来,文弱书生刘绎便奄奄一息。

        赦免的旨意没动静,那边长安左右门外,却又以重枷枷号了尚宝司卿崔璇、湖广副使姚祥、工部郎中张玮。

        此几人或是因违例乘轿,或是纵其奴所过需索,或是无关文冒乘,皆是东厂侦事者所发,下镇抚司拷讯狱,判了重枷两月示众。

        刘绎被罚时,还有人替他上书喊着罪不至此,喊着望圣君仁慈开恩。待一个又一个重枷扛上了“犯官”的颈项,朝中竟哑然无声了。

        自内阁传出来的消息,这些人犯皆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刘公公向皇上请旨严办的。

        知道这是新掌了司礼监的刘公公要立威,锦衣卫和东厂又都在刘公公手里,朝里谁不是一头小辫子,又敢出什么声呢。

        就在这一片静默中,“节流”的第三刀来了。

        好在,是奔着宗室去的,让神经一直绷紧的文臣武将们都大大松了口气。

        这事儿起先是鲁王府辅国将军朱当涎奏,旧例是宗室十岁受封,十五岁出阁才支禄米,而今各处宗室请封时,都称业已出阁,但其实仍居本府,且许多十岁即开始滥支禄米。如今宗支繁衍,地方灾伤,边陲多事,所以上奏请遵祖训,以复旧规。

        紧接着朱当涎他爹鲁王也上了奏本,称要为朝廷俭省,自请减府中护卫仆从,郡王长子长孙护卫皆由护卫余丁充之。

        小皇帝大为满意,下旨褒奖鲁王府,又令宗人令淳安大长公主驸马蔡震查宗室滥支禄米事。

        这旨意下去没多久,离京城近的王府先上了折子,其中,山西庆王府报奏,称本府宗支数多,各将军所生子女或冒报岁数,无凭查考,乞令各将军府查报。

        要说这庆王府,那是当真不知趣。

        前年庆王府南??ぞ潜霭壳?、郡君擅自进京的事儿还不算远呢。

        当时是把山西灾民进京都扣到了他们头上,郡君被削封号,仪宾直接斩了,又下旨申饬了庆王。

        那会儿庆王就以退为进,上书痛陈他子女儿孙不孝。小皇帝便问庆王,子孙不孝便革职了吧?直唬得庆王忙不迭上请罪折子。

        大约是王府混乱不止一日,治理也治理不好了,庆王本身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这回又上这样的折子,想一撇二五六。

        小皇帝冷笑一声,就回了一句“宗支事重,查到底”。

        结果一查之下,庆王府竟是混乱不堪,这相比之下南??ぞ娇谧拥氖露妓悴坏檬裁戳饲焱醺ü於涫窃斓鸵僖?,令本府仪宾胡世福强买物货,又挟势殴人;奉国将军朱表挟妓民家致伤人命;甚至还查出来仪宾侯杰殴死登封县主,这位甚至都不伪造一下现场,直接就报县主暴毙,还妄图在祭葬时捞一笔……种种不法之事,简直骇人听闻。

        自靖难以来,朝廷对藩王的态度一直十分慎重,既提防又安抚,其实许多藩王都同庆王府这般在封地上作威作福,朝廷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而小皇帝登基后,明显是有心压制藩王的,自那年南??ぶ魇虑焱跏苌赈梁?,郑王、荣王也都因事吃了申饬,讨封讨赏的折子也常常不允,荣王选妃封地都没个影子。

        或许,就缺一个下手收拾诸藩的理由。

        现在,瞌睡有人送枕头,又是庆王府“善解人意”的把自己送到了寿哥眼皮底下。

        寿哥手一挥,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涉案的所有宗室一律削为庶人,籍没赐田,依法处置,尤其涉及人命者,立斩不赦。

        而那位吃了豹子胆敢殴死县主的,哪怕他扯脖子喊是因县主偷人他怒极失手误伤,还是被抄家灭族,县主的丧葬银子还没捂热就又回归国库了。

        宗人府、都察院、各地藩王所在地知府也都收到了明旨,严查宗支血脉,严查藩王宗室不法事。

        后又因罪革了靖江王府几位辅国将军中尉的职,而查祖训条章,新定下凡世子封便即殁者子孙不应封爵,又对庶子承爵定下种种规矩。此乃后话。

        于整顿宗室事,朝野皆是叫好。

        天知道无事可做的宗室们被圈在封地上生育能力会变得多么强大妾室通房无数,简直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甩掉一部分宗室就相当于甩掉现在以及未来好大一个财政包袱,文臣焉能不高兴。

        而“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也是百姓喜闻乐见的好题材。

        不过,内阁却是颇为忧心藩王问题,各地锦衣卫、镇守太监同时也得了密旨要严密注意藩地动向。

        这一番动作下来,不知是重枷立威起了效果,还是“节流”的举措赢得了人心,当小皇帝抛出盖西苑不是为了享乐,而是有着“开源”目的时,反对声竟寥寥。

        小皇帝并没有下旨,而是在朝会上颇为随意的道,拟于五月初一至初五端午时节正式对京城百姓开放太液池及“百兽园”,之后暂定每逢五日便开放一次。

        现西苑沿湖所修商铺皆对外寻租“招商”,令户部与御马监共同拟个章程出来,就如何招租如何管理以及之后商税、租金多少入国库多少入内库进行商讨。

        百官之所以不反对开放,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着某种好奇心理。

        弘治中兴以来,天下渐起奢靡之风,官宦富贾之家多是“居必巧营曲房,栏循台砌,点缀花石,几榻书画,竞争华侈”,建园之风盛行,文官尤好风雅。

        这些官员也同寻常百姓没甚两样,也是想看看皇家园林是怎样个气派,尤其听说这西苑修建时,请教过了多位治园的名家。

        对于开放西苑行商贾事,还是有“清高”的文臣表示出不屑的,认为只怕污了风景。然既是打着为国库添进项的“开源”招牌,这些厌恶商贾事的大臣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捏鼻子认了。

        西苑,太液池畔

        “此处,此处,此处,嗯,每逢五百步,再加些售茶水汤水果子酒的简单铺子?!鄙蛉鸬阕庞咄?,向刘忠与以及御马监派来准备管园子的太监杨林生道。

        “不,不是茶馆,当然,茶馆也是要设的。就是写简单铺子,外面搭棚子留些宽敞地方坐人,稀疏围篱笆。租金灵活些,想来会有一些货郎挑着担子卖汤水的,他们这些固定商铺也就占着有地方歇脚,生意如何还未可知?!?br />
        他点了点地下,道,“若是有时间,还可以挖个小小的冰窖,夏日里生意便好上许多了,毕竟货郎担冰的不多?!?br />
        刘忠、杨林生不住点头应着,又问些不懂之处,而他们身后跟着的四个持笔的小内侍伸脖子瞧了,又飞快记在笺纸上。

        一行人走得极慢,几乎每一处都停下来仔细琢磨一番,大的改动是不会有了,多是在细节上下功夫。

        沈家除服后,沈瑞只参加了两场必要去的宴会,又往书院里与先生及众同窗打了招呼,便闭门苦读。

        虽然家里没有给他压力,徐氏也多次宽慰于他,但他心里知道,就算沈家等得三年,寿哥也不会再等他三年了。他认识了那许多人,有了那么多想法,真恨不得立时就入仕,将那些想法一一付诸实践。

        大舅哥杨慎已是启程回蜀地准备参加乡试去了,之前是杨廷和觉得儿子缺少历练,一直压着他,不让他下场,如今已是火候到了,杨慎的文章,沈洲也是大加称赞的,中举当是十拿九稳。

        沈瑞知道这位舅兄可是历史上有名的状元才子,但恍惚记得不是这一科的,不知是记错还是有什么意外。

        因此为大舅哥送行时候沈瑞简直不厌其烦的叮嘱注意身体云云,弄得杨慎又好气又好笑不是该他这当哥的提醒妹夫的吗?!

        倒是连襟李延清因着已是举人,虽要参加明年会试,却也不觉时间紧迫,且也是慕沈洲之名,在杨廷和的引荐之下,常往沈家来请教学问。他少年中举,学识颇为不错,也给了沈瑞一些应考指点。

        众亲朋好友都知沈瑞苦读,也不来吵他,许多宴席礼貌性的下了帖子,却也让送帖子的仆从客客气气的表示随沈二公子的意。便是张会休沐来瞧他,也不过是小坐片刻。

        今次出得府来,是因着,这是寿哥亲自来寻。

        沈瑞听说西苑彻底完工,寿哥也发了话要对百姓开放了,便也有心过去看看,希望用前世的旅游经验,尽可能为西苑查漏补缺,以免运营起来许多麻烦不好解决。

        寿哥虽喊来了沈瑞,却是没性子跟着沈瑞一点点走,便带着张会蔡谅游铉高文虎一应人跑马兜转去了。

        沈瑞这边则同刘忠、杨林生一起对照舆图走上一遍,说一说需添减的东西。

        而沈瑞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来了李延清。

        并非因李延清当时恰好在沈家,而是李延清家学渊源,对土木颇有造诣,邀他同来,也能随时提出一些修改意见。之前沈瑞提出还要再加盖一些茅厕以及供游人歇脚的石凳时,李延清就提出几个方案来,让设计变得更加合理,也更美观,更好融入景色里。

        李延清平时话不多,与沈瑞交流学问时也不算十分健谈,但一说到工程,那真是两眼冒光,侃侃而谈。

        本身听说要来西苑,李延清也是极感兴趣,他父亲李前阵子督建西苑,家中也有西苑一些图纸,他看得津津有味,能提前来实地看看实在再美不过。

        沈瑞并未对李延清提起过寿哥的身份,但是到了西苑,见大家众星拱月般捧着个少年人,尤其里面还有曾见过一面知道身份的刘忠,李延清也不是傻子,立时心里门儿清,一时紧张得手心都是汗。

        好在寿哥贪玩,不与他们同行,闲聊几句,就带着一群人走了。

        李延清大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默默提高了对沈瑞的评估,而对于西苑工程查缺补漏也更上心了些,

        沈瑞李延清一行人边走边看,把能想到能修改的地方都一一标注,一圈对外开放的景区走下来,就已是日头高悬,到了饭时。

        刘忠在风景最好的地方修了座三层高的酒楼,作为皇店,还等待着皇上赐名。虽还没开业,已是装修停当,也特地备下了食材,就专门待皇上来游玩时准备席面。

        寿哥高高兴兴带着众人上了天字号雅间,推窗一看,湖景尽收眼底,不由大赞“妙极”。

        他跑马归来,满头是汗,迎面风来,恰是惬意,便笑道:“不雕琢那虚词,就叫‘湖风楼’吧!”

        众人哪里还有说不好的,杨林生更是张永手下一等一的聪明人,笔墨纸砚都备好,当场请寿哥题了店名。

        先前因着沈瑞守孝,众人与沈瑞相聚时,饮食颇多顾及,这次沈瑞已除服,蔡谅等都拉着沈瑞表示今日定要一醉方休才可。

        沈瑞笑着讨饶,还半真半假表示自己还得回去读书,若是大醉怕不要三天起不来床。

        连寿哥都笑道:“你们可别让这肱股之臣醉酒误事了?!?br />
        众人一阵哄笑,方放过沈瑞,开始推杯换盏,大呼小叫。

        李延清仍是颇为拘谨着,见桌上连带寿哥在内的众人都极放得开,就如寻常兄弟吃酒耍子一般,颇有些目瞪口呆,想着晚上回去是不是和自家老爷子谈一谈这事。

        他正愣神间,就见那边张会端着酒盏过来,笑嘻嘻向他招呼。

        李延清忙要起身,却被张会一把按住肩头,一旁沈瑞也笑道:“子澈不必与他客气,都是自家兄弟?!?br />
        张会笑道:“没错儿,没错儿,沈二这话我爱听?!碧Я颂忠允揪淳?,“我便仗着辈分叫你一声‘李三弟’了?!?br />
        沈瑞指着他笑骂道:“好个张二!明明平辈论交,哪里论的辈分!你莫要占我们口头便宜?!?br />
        李延清虽未与勋贵子弟打过交道,却也不是书呆子,忙端起酒盏来敬酒,口称“张二哥”。

        两人干尽盏中酒,张会方笑道:“认了兄弟方好说话?!奔蛉鹧凵裣汾?,又忙道:“沈二,你莫挑理,我这是有事儿相求三弟?!?br />
        李延清早在定下与杨家二娘婚事时就了解过杨家诸姻亲,知道沈瑞一直与这位英国公府二公子交好。今日见张会颇为豪气,又有示好之意,不由心生好感,便笑道:“张二哥言重了,哪里当得‘求’字,二哥有事尽管吩咐?!?br />
        张会击掌笑道:“好,爽快,那我便先谢过了!”又道,“原是我也有几处铺子,想请教一二的,三弟既应了,咱们待会儿散了席一道过去?”

        李延清满口应下。

        果然酒过三巡,大家都吃得尽兴,寿哥到了要回宫的时辰,席也就散了,众人送了他上了车驾,也各自登车离去。

        蔡谅醉意醺醺的约了沈瑞改日再吃酒,然以他现在统领豹房勇士勤勉操练的状况,只怕是比沈瑞这闭门苦读的还要忙些,这吃酒指不上约到什么时候去。

        沈瑞也深知如此,便一概笑着应承下来。

        众人挥手作别,张会打发走游铉,请了沈瑞、李延清上了他家的马车,一路往城西而去。

        “难得沈二你肯出门来,便索性一遭请你去看了车马行?!闭呕嵝Φ?,“尤其还有李三弟在,正好多多指点?!?br />
        沈瑞挑眉道:“杜老八人归你差遣了,他产业也都划到你手下去了?”

        张会撇撇嘴道:“他那点子产业我还瞧不上,捧来投献我我也不会收。这不是想着车马行不同,才入了股?!庇智粕蛉鸬?“难道你不准备入股了?”

        沈瑞自然是想入股的,他自己现在还没有这个人手能搭建起车马行乃至长途车行来,既指着杜老八这条线,自然要入上一股,自己用起来才方便的。

        因此笑着投降道:“罢,罢,张东家高抬贵手,也算小人一股吧?!?br />
        张会哈哈大笑道:“那就要看你沈二今儿肯不肯出力了?!?br />
        笑闹了一回,没一时便到了杜老八所设车马行离西苑最近的一处。

        一跳下车,抬头看着门上“八仙遨海车马行”的金匾,沈瑞险些笑岔气去。

        八仙过海的传说古已有之,元代时还有相应杂剧,只不过此时尚未问世,八位仙人说法与后世尚有不同,但故事大体是有的。

        杜老八先前酒家所取“八仙居”固然有自夸的意思,到底也是含着八仙的典故。

        可在这个车马行里,竟明晃晃就写起了八仙过海,委实让人捧腹。

        李延清也是不免莞尔,但到底因怕张会面上挂不住,强又板回去笑意。

        张会也是无奈了,一捅沈瑞道:“杜老八个粗人,能想出这名儿来就不善了。你嫌村便你取一个?!?br />
        “这名就挺好,朗朗上口?!鄙蛉鸶账盗肆骄?,又撑不住笑了,“诶,亏他怎么想的这名,真是……真是……哎,不改了不改了,这名还真有深意,且一喊出来就让人记得牢牢的?!?br />
        说话间杜老八带着王棍子等几个当家兄弟迎了出来,挨个过来见礼,众人一起进了车马行。

        车马行内是没什么可看的,想请沈瑞和李延清看的乃是改造的马车,以及沿途设置的站点等情况。

        沈瑞再次发挥“前世常识优势”车站旁边必有报刊亭,现在卖报是没有的,卖水卖小零食卖帕子荷包还是可以有的。

        “不用铺面,就支个摊子就行。东西都拆小包卖,点心糖豆都是一文两文一份的你得琢磨是什么人坐你车,彪形大汉谁还坐车?多是妇孺带着孩子,也肯花一两个子儿给孩子买糖甜甜嘴。你整一匣子半两银子的上等点心谁会买?”

        杜老八听得直点头,笑得见牙不见眼,直道:“沈二爷竟是市井间的事儿也这么明白!”

        张会也摇头笑道:“难怪都说你擅殖货!”

        沈瑞笑道:“我只略知些皮毛,管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技术还得是子澈?!?br />
        李延清客气了两句,也认真指导起来,车厢是改大了,但是灵活性差了很多。

        “我原看过几本兵书杂记,讲的偏厢车,那车辕丈余……”

        他话音未落,沈瑞和张会齐齐高声惊道:“偏厢车?!”

        沈瑞知道偏厢车是因着戚继光大名鼎鼎的偏厢车阵。

        但实际上偏厢车早在明初就在军中广泛应用了,明初时大抵作辎重车用,正统、景泰年间名将郭登仿效古人制造偏厢车,中藏火器,上树旗帜,钩环联络,布列成阵,可攻可守,已成战场利器。

        只是随着英宗复辟,郭登被贬,这一战法也渐渐式微,成化年间军中也曾造过偏厢车,却是效果欠佳。

        说起来,郭登与张会多少也有些渊源。郭登无子,由侄子郭嵩承爵,这郭嵩是会昌侯的女婿,张会的外祖父乃是会昌侯的庶长子。

        不过,莫说张会外祖一家与会昌侯一系的有仇怨,就是郭登与郭嵩也同样有仇

        据说郭登被贬时,家人在京,竟被郭嵩克扣衣食,郭登之妾靠缝纫自给,几乎活不下去。郭登复爵后本拟废掉郭嵩继承权的,然会昌侯与郭登曾有救命之恩,郭登看在会昌侯面上方放过了郭嵩。

        张会眼睛闪闪发光,作为一个想在疆场上建功立业的武人而言,遇到李延清这样懂军械的就如同捡到绝世宝藏一样。

        他一把抓了李延清的胳膊,直道:“让三弟做这个可真是屈才了!!他日有机会还请到京卫武学转转,指点指点兵械局?!?br />
        沈瑞也没想到李延清还懂得这样多,也一般兴奋起来。

        只是他理智尚存,见张会那力道李延清明显吃不消,忙上去一牵一带,帮着挣脱了张会的“铁爪”,笑道:“二哥可是心急了,子澈明岁也是要下场的,你可要容他先考完了再来请教才是?!?br />
        张会眼中那两团火登时便黯淡下去,强笑道:“是我鲁莽了,三弟莫怪?!?br />
        李延清笑道:“二哥抬爱,我也并非诸般都懂,只是自小喜欢这个,多看了两本书罢了。实是如今会试在前,他日考毕,二哥有所差遣,我义不容辞?!?br />
        张会又高兴起来,拍着李延清笑道:“好,好,不说虚的,你这话我可是记下了?!?br />
        李延清含笑应下,而后又帮着杜老八的车马行解决了几处车厢上的缺陷问题,只是表示他也算是纸上谈兵,具体还是要问问造车的匠人是否可行。

        午间吃得酒足饭饱,下晌杜老八再邀众人往他的八仙居吃酒时就被婉拒了,不过杜老八仍是叫人抬了几坛子八仙居猴儿酒送到李延清、沈瑞车上。

        张会将李延清送回了府上,又与沈瑞同车送他回仁寿坊,车上方与沈瑞商量正。

        “皇上赐了庆阳伯庄田,却是想叫他照你的札子作试验田?!闭呕岬?,“想来没一时,夏国舅就要给你下帖子了?!?br />
        沈瑞皱了眉头,道:“依你看,夏家……可是好相与的?不瞒你,我最近委实忙得紧?!?br />
        张会了然一笑,道:“举业事大,皇上也是盼着你早日入仕的,也同国舅那边知会过了。夏家人……都是老实本分。你是没见过庆阳伯,他老人家到现在也仍是布衣时的吃穿用度,布衣时般接人待物,比周皇亲张皇亲都来得谦和?!?br />
        沈瑞点了点头,道:“你既这般说我也就放心了,如今我手边也没什么懂农事的人了,待我写信回去,请瑛大哥那边再游说些族人上京?!?br />
        张会叹道:“只盼你早些入仕,咱们手头人宽裕了,行事也更便宜些?!彼底潘倭硕?,道:“还有一事,我想着,还是开个镖局子吧?!?br />
        沈瑞挑了挑眉:“王棍子不是说杜老八手里没人?怎的,你要放人过去?”

        张会点了点头,道:“有些人手,不好放在明处,但总在暗处藏着掖着也是不便,不若就顶起个镖局来,有些活计,就明着做?!彼笔由蛉鸬?“你的人也放进来吧?这次不打着杜老八的牌子,我打听了,开封府有一家镖局,是少林俗家弟子开的……”

        沈瑞笑道:“这家我却知道,少年时曾随老师游历,去过那边?!蹦鞘蓖跏厝试淦拮硬≈?,经洪善禅师介绍往那家镖局买过马。

        张会不由一喜,道:“你可有联系?”

        沈瑞摇头道:“我并不熟的,是当时同行的一位禅师……”他顿了顿,笑道:“也巧了,这位禅师也是出自陆家,这次我捎信回家,就请瑛大哥往陆家去,请这位禅师帮忙修书一封联系一二?!?br />
        张会连连拱手道:“那可是再好不过?!庇值?,“我想着与那家镖局合伙,办个京城分号,对外打着少林俗家弟子的名头,既威慑江湖宵小,又能蒙了这边一些人的眼?!?br />
        沈瑞想了想,道:“既是要办个长途的车马行,不若对外就称请来护卫车马的吧,既是长途路程,乘客总会随身带着财物,勿论多少,咱们出人?;ひ彩怯τ兄?,且这般也能多招揽些客人。再往后,车队也可以捎带商品货物,护卫便与镖局无异了?!?br />
        张会连连点头,又赞道:“说你殖货有一手,你还谦虚!”

        沈瑞心道,做大了,许是做出个快递公司来……那么,“嗯……这镖局分号,不若起名‘顺风’吧……”

        张会眨了眨眼,奇道:“顺风倒是个好名字,不过……你不会是跟着皇上那‘湖风’来的吧……”

        沈瑞默默扭头过去,“……还真不是……”

        五月初一,西苑正式对外开放。

        一时间大半个京城的人都跑来凑热闹。

        五城兵马司和顺天府全体差役出动,拿出灯节时的人手配置,依然远远不够用。末了还是调了巡街的锦衣卫过来帮忙,甚至还动用了豹房勇士里几个总旗的人手才堪堪维持住秩序。

        那百兽园虽然并没有许多动物,不过虎豹熊狼以及孔雀、仙鹤等等,有些富贵人家也会豢养,但京城寻常百姓家孩童却是许多都没见过,还是十分开怀,尤其是那云南土官进贡的大象、西域商贩带来的骆驼,都让孩子们欢喜得发狂。

        沿太液池一周的商铺无不赚了个盆满钵满,先前没看好这桩生意的、以及没抢上租铺面的人家无不捶胸顿足,后悔不迭。

        还有人咬牙切齿表示,也就一天的热闹,过两日也就没人了。

        却没料到,京城人竟如此喜欢凑热闹,从初一到初五,太液池畔人潮就没断过。

        尤其是初五端午节正日子,太液池还上演了龙舟竞渡。

        那是由建昌侯张延龄牵头,一众勋贵戚里府邸各出一只龙舟参赛,再出资下注,只不过赢得的彩头要统统捐作西北军费。

        如此一来既有了热闹,又向朝廷卖了好,果然龙颜大悦,小皇帝也掺了一脚,下了注。

        文臣武将不少心里骂着张延龄奸诈,却也不得不跟着凑这个热闹,那到底是要捐军费的,总是个扬名的好事,要不怎么体现忠君爱国呢。

        那一日,更有不少官眷在太液池官船上观赏竞渡,许久未在宴席上露面的金太夫人也去了,并带头拿了一对沉甸甸的金钗为注。

        便是长宁伯夫人、淳安大长公主也都给了面子,余下官眷自然也都纷纷慷慨解囊,不,解首饰。

        一场龙舟下来,西北的军费就多了七万四千五百两。

        西苑开放,朝野再无人有异议。

        那一日,杨恬也随着俞氏在官船上,她也“捐”了对儿镯子去。

        事后与沈瑞说起,她又是笑又是叹道:“我实未料会有那般境况,头上钗环皆是你予我的,便只这对镯子是太太给的,只好用它了。悦姐儿本是拔了珠钗的,见我拿的镯子,怕是觉得她拿的轻了,又不好也拿镯子,便把耳坠子戒指都撸了下来,还是太太瞧着不像,与了她一块玉佩,算是补上了。这般多心,何苦来的?!?br />
        沈瑞却是没理会姑娘家的小算计,而笑向杨恬道:“便是我予你的,又有什么不能投注的,投了我再买与你便是。如今看来,我得先补你一双镯子才好。嗯,我瞧,红宝的镯子正衬你这一身?!?br />
        随着沈瑞出孝,杨恬也不再素净衣裙打扮,今日一身杏黄衣衫显得人格外娇俏,她红着脸啐了沈瑞一口,道:“好容易见你一回,好端端说话,你又没个正经?!?br />
        沈瑞如今正是发奋用功的时候,杨慎又已回了蜀地,自然不好常往杨府跑。

        而王研随着杨慎回乡,如今杨府是俞氏带着杨恬并二姑娘杨悦一道管家。

        杨悦是从头学起,也是为出阁做准备,所以大部分的事还是杨恬来处理,因此杨恬也不比沈瑞轻松多少。

        他二人定亲虽早,但那时杨恬年岁尚小,身量还在长,便也不急着准备嫁衣,只等到定下正式婚期才好裁衣开绣。

        如今沈瑞出了孝,但乡试会试就在眼前,为了不影响他的考试,杨廷和夫妇与徐氏商量,将婚期定在了明岁四月,已是殿试放榜之后了。

        婚期既定,杨恬也就开始准备绣嫁衣了,因此也越发忙碌。

        沈瑞见杨恬佯怒,不由一笑,仍放软了语气哄道:“我知错了,定好好说话,大姑娘且饶我这回?!比吹昧怂桓龃蟠蟮陌籽?。

        两人调笑两句,沈瑞也简单说了李延清的情况,不无感慨道:“这倒是个人才,若是能在工程乃至兵械上一展手脚,只怕成就不会逊色于乃父?!?br />
        杨恬听罢,却微微叹了口气,点头道:“我会同太太说说的?!?br />
        沈瑞一怔,忙紧了紧她的手,道:“我不过说一句,让你知道这么个人罢了,并非要你改变态度。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喜她,以后少来往便是。管他什么李延清,便是能位极人臣又与你我何干?!?br />
        杨恬噗嗤一声,笑了,又摇头道:“太太和我与她……嗯,那人虽是没了,到底瞧见她就不免想起那人来,这心结难解。太太到底也不是狠心人,也正经教了她管家。当然,若是她出去理事也不会,丢的还是杨家的脸,丢太太的脸。但至多,也就是这样了,就如你这句话,太太也不会因着李延清如何就开始对悦姐儿百般疼爱的?!?br />
        沈瑞低笑一声,道:“二姐儿又不是傻子,先前对她甚样,如今陡然好了,更让人齿冷。不若就这般淡淡的。我不过白说一句,不值当你这般思前想后的,空耗了精神。他日还是咱们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勿要理会那许多?!?br />
        杨恬听得面上一红,又低啐了一口,终是未说话。

        沈瑞摩挲着温润的小手,心里掰着指头算日子,几时能将小娇妻娶回家,让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喜欢谁就不理谁,再不需多思多虑。

        六月底,何泰之自杭州回京了,也要参加今岁乡试。

        同来的还有祝允明一家子。

        祝允明却是要参加明岁春闱的,之所以来的这么早,是西苑开放的消息传到了南边儿,他最疼爱的小孙女想看看百兽园,他便索性带着一家子乘舟北上。

        是的,孙女,这一年,祝允明已经是四十有六了。

        明年这一科,将是他第六次参加会试。

        而沈瑞知道,他的命运,是七次不第……

        何泰之的父亲何学士三年前想过谋南京国子监祭酒的缺,后知沈洲也谋此缺,便即转而谋了浙江布政司衙门参议一职。何泰之也是那时随父母去了杭州读书。

        后沈沧过世时,消息传到杭州,何母小徐氏与长子何泉之回京祭奠,因天寒地冻,便没将小儿子何泰之带回。

        这是何泰之三年来首次回京,见着沈瑞让他高兴不已,虽然个子蹿高了,人却半点儿稳重气儿也没有,依旧是当初那个跳脱少年。

        “我爹说我这次乡试也悬,不过回来试炼试炼,嘿嘿,”何泰之一口一个糯米团子,嚼得起劲,含混道:“还是姨母做的这团子好吃,劲道,南边儿的忒软。我娘做的也不行?!?br />
        伸脖子咽下去一口团子,他笑嘻嘻道:“听说二伯在南城书院教书很是厉害?我爹让我回来多跟二伯学一学,跟你学一学?!彼访寂鄣?,“你可要多帮衬我,万一我这一科就过了呢?!?br />
        沈瑞忍不住敲了敲他脑袋,笑道:“也要你用功才行,光想着吃想着玩!”

        何泰之白眼一翻,道:“我几时只想着吃喝玩乐的?”

        沈瑞打趣道:“方才是谁说要去看百兽园,说得比祝家囡囡还欢喜的?”

        何泰之干笑两声道:“这不是祝表兄一家来了,我总要尽尽地主之谊,嗯,我这做叔祖父的,总要好好带囡囡玩玩?!?br />
        他不过十七岁少年,不过是辈分大,这会儿板着稚嫩的面孔,装起老气横秋的样子,直惹得满桌子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何家在京城的宅子闲置已久,何泰之便住进了沈瑞的九如居,日日与沈瑞共同用功。

        祝家京中并无产业,以往也曾在沈宅客居,不过此次一家子人北上,祝允明还是想着要出去寻一处房舍赞助,却到底被徐氏与三老爷留下。

        三老爷与祝允明年纪相仿,志趣相投,一直都是至交好友,感情深厚,此次便在三老爷西路寻了一处独立小院,安顿他一家子住下。

        此时沈家孩童委实不少,三老爷家四哥儿,何氏的儿子小楠哥,陆二十七郎的女儿滔滔,再加上祝允明的孙女,四个小童在一处玩耍,好不热闹。

        日里闲暇,祝允明便与三老爷挥毫泼墨,倒也快意。

        日子就这样飞也似的过去了。

        转眼入了八月,八月初九,正德二年的秋闱拉开帷幕,顺天府乡试命翰林院学士刘春、侍读学士吴俨为考试官。

        沈瑞虽是初次下场,却不是初次备考,一切驾轻就熟,那边杨恬也亲手准备了考篮与他。

        只是这一次的考试心态又与三年前不同。

        天边微微泛白,卯初梆子已响,沈瑞深吸口气,与一旁何泰之交换了一个鼓励的眼神,提着考篮随着队伍步入了贡院。

        八月十五中秋节,乡试最后一场彻底考完。

        何泰之回家头一件事便是睡了个昏天暗地,一天一宿才爬起来。

        沈瑞则是先把自己从头到脚好好洗刷了一番,一夜好眠,第二日就起身把考试的文章默了两份出来,一份交给了沈洲,一份送去了杨府。

        得了不错和上佳两个评语,他也随之踏实了许多。

        两日后何泰之睡饱了吃好了,也默了文章出来,沈洲看罢,叹道:“只看气运了?!?br />
        何泰之却笑嘻嘻的丝毫不以为意,倒是撒开欢儿的玩起来,光西苑就去了两趟。

        九月初五,乡试放榜。

        何泰之排在了九十七名,险险上榜。

        须知南北直隶自景泰七年起解额便一直是一百三十五,其中还有三十名取监生,五名取杂行。何泰之这九十七的排名实是险之又险,运道逆天。

        何泰之已是要欢喜疯了,一会儿说要写信给爹娘,一会儿又说要写信给姊姊姊夫,一会儿说亏得今次来考了,一会儿又说全赖沈二伯耳提面命谆谆教诲,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徐氏也是忍俊不禁,摆手由他去了,何泰之既然都能上榜,沈瑞上榜当是没问题的,如今只等名次了。

        乡试都是从后往前报喜的,只听得远远近近的鞭炮声。

        时间一点点过去,手舞足蹈的何泰之也安静了下来,何氏、张青柏一左一右握着徐氏的手,面上虽带着笑,却是一句调节气氛的玩笑话也说不出来。

        终于喧嚣声到了门上。

        下仆们惊喜的尖叫声、“给太太道喜”“给二爷道喜”的道喜声遥遥传来。

        屋里的人都长长松了口气,一颗心轰然落地,竟没有人关注是多少名次,总算是中了,中了就好。

        沈瑞也如释重负般长出了口气,起身走向徐氏。

        徐氏眼角已经泛起了泪花,一旁张青柏提了提神,裂开嘴,笑向何氏道:“好姐姐,我这会儿能吃下一头?!?br />
        众人还没有因为她这句诙谐话笑出声来,二管事已奔入主院,高声道:“太太大喜,二爷大喜,二爷中了!二爷是头名解元!”

        徐氏猛的站起身,却晃了几晃,险些站立不稳?;故呛问嫌胝徘喟乩卫畏鲎×怂?。

        她忍不住焦急问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却似乎并不需要下仆回答。

        就在二管事重复的时候,沈瑞已经到了徐氏跟前,撩衣襟跪倒,难以激动道:“母亲,儿子中了?!?br />
        前世今生,他经历了那么多次大小考试,从来没有一次有这样强烈的过关愿望。

        只要有了举人功名,便是春闱不成,亦可以举人捐官。举业,是仕途的第一块敲门砖。

        他终于握在了手里。

        “好,好?!毙焓喜∥∩斐鍪秩?,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抚上儿子的头顶,低声道:“去,给你父亲上柱香……”

        十一月初,杨慎回到了京城,他是四川乡试第三名。

        十一月,各地举子也陆续赶往京城,备战正德三年春闱。

    河北20选5开奖公告 www.k-303.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不喜欢足球吗?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我正看呢 2019-08-21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8-20
  • 这7款历久不衰的折纸灯,拉高房间颜值就靠它了 2019-08-17
  • 长沙中考:作文由50分增加至60分 2019-08-17
  • 一语惊坛(5月22日):精忠报国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夙愿! 2019-08-11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08-11
  • 90后“技术宅”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08-08
  • 没考上?没关系。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清华只是名气大点。 2019-08-08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首份《京津冀“互联网+政务”发展研究报告》 2019-08-04
  • 全新传祺GS4上市 祺云概念智慧SUV 2019-07-27
  • 金融战,贸易战,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面对强敌,奉陪到底,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 2019-07-27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7-24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20
  • 广汽传祺新GS4将6月16日上市 配置升级 2019-07-11
  • 四川设“文华美术奖”为蜀首设的政府美术奖 2019-07-11
  • e球彩奖金表系列 彩票开奖江苏11选5 安徽快三倍投计算器 山西11选5在线投注 免费六合图库网站 苹果秒速飞艇开奖历史 电子游艺网站 提取腾讯每秒在线人数 头条历史记录 湖南幸运赛车5月17日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彩五号走势 高博亚洲线上娱乐 羽毛球拍磅数多少适合 重庆时时彩3期计划表 彩票华东15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