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喜欢足球吗?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我正看呢 2019-08-21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8-20
  • 这7款历久不衰的折纸灯,拉高房间颜值就靠它了 2019-08-17
  • 长沙中考:作文由50分增加至60分 2019-08-17
  • 一语惊坛(5月22日):精忠报国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夙愿! 2019-08-11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08-11
  • 90后“技术宅”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08-08
  • 没考上?没关系。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清华只是名气大点。 2019-08-08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首份《京津冀“互联网+政务”发展研究报告》 2019-08-04
  • 全新传祺GS4上市 祺云概念智慧SUV 2019-07-27
  • 金融战,贸易战,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面对强敌,奉陪到底,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 2019-07-27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7-24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20
  • 广汽传祺新GS4将6月16日上市 配置升级 2019-07-11
  • 四川设“文华美术奖”为蜀首设的政府美术奖 2019-07-11
  • 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明望族

    第五百六十章 沈氏分宗(七)

        沈瑾一见贺老太太,脸就沉了下来,冷冷看了一眼陪在一旁的四房外管事。
        
            这种时候,还敢把贺家人往家里带,这管事也做到头了。
        
            那管事原就是源大太太小贺氏提拔的人,见到贺九太爷来看闺女,哪里还敢拦着?就是自己大爷,平日里待继母也是客客气气的。
        
            管事看见沈瑾的眼神,心里也是一突,暗暗后悔,他倒是看见两辆马车,谁又料到里头坐的是贺老太太?
        
            沈瑾那边跟沈源生气还没消气,再见贺家人更摆不出好脸来,当下草草朝贺九太爷行个礼,便道:“小子还有急事,先出去了,请太太来与太爷叙话?!彼底派辽砭屯庾?。
        
            贺九太爷何尝不知道这种时候带贺老太太来会惹恼这小状元公,他因儿子贺平盛险些被害也早就把贺家宗房当了仇人,可是贺老太太执意坚持,他也还没到撕破脸的地步,便不得不走这一遭。
        
            说白了,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囟⑸砭痈呶?,他儿子只是个芝麻小官,还禁不起贺东盛再害一次。而沈瑾,不过是新科状元,且是他名义上的外孙,再怎样,有名份大义,沈瑾就算再不满也不好对付他这一房。
        
            见沈瑾不卖他这便宜外公的面子,贺九太爷虽然面上尴尬,却暗暗叫了句“好”,下次贺老太太再想利用他或是他女儿,他就可以用小沈状元不买账的借口推掉。
        
            因此老爷子只做一张苦瓜脸,并不开口留人。
        
            贺老太太见沈瑾如此,脸上虽还挂着慈爱的笑容,眼底却多了阴霾。贺北盛最是火爆脾气,张口便道:“外甥要去哪里?什么样的急事撇下长辈就这么走了?”
        
            沈瑾连眼风都没给他一个,恍若未闻,大步流星前行。外甥?多大的脸!
        
            贺老太太也不得不开口,“状元公慢行,老身有话要说?!?br/>    
            沈瑾依旧当没听见,眼见就走到了院门。
        
            贺老太太也顾不得了,扭头去瞧贺九太爷:“老九,你就这样看着你外孙目无亲长?他年少轻狂,你这当长辈的怎的不教一教他!他如今是状元,当是天下士子的表率,这要是传了出去……”
        
            她声音里没有以往的和蔼从容,带了几分尖锐,话是冲着贺九太爷说的,却是说给沈瑾听的。
        
            奈何,沈瑾只当他们都是耳旁风,一只脚就要跨过门槛了。
        
            贺老太太是真急了,便是再有智谋,遇到个不听不看的也是无用。她狠狠瞪了一眼旁边木头桩子似的听训就是不肯开口的贺九太爷,高声道:“瑾哥儿且慢,我有你娘孙氏那织厂的事情要与你商量?!?br/>    
            孙氏两个字祭出,沈瑾生生顿住踏在门槛上的脚,缓缓收了回来,平复了一下情绪,才转过身,冷冷道:“贺太淑人想是记错了,我娘……早在六年前,就没有什么织厂了?!?br/>    
            广袖下,沈瑾一双拳头握得死紧。贺家算计沈家就自织厂起,今天贺老太太又跑来提这茬,居心何在?
        
            贺老太太面有愧色,歉然道:“是老身那孽障,当初糊涂……”
        
            沈瑾突然接口,出言讥讽道:“十万两银子的织厂五万两买下,贺二老爷精明得紧,哪里糊涂?这次,不也是这样精明?”
        
            贺老太太一呆,几乎忘了维持那份慈爱相,她所见过的沈瑾温润和煦,几时说过这样尖刻的话?!
        
            连贺九太爷也暗暗心惊——若这才是沈瑾的本性,那往后他们父女还是要多加小心。
        
            他们却不知,沈瑾这是被沈源气出来的。他说完也觉得不妥,有些太尖酸刻薄了,可……瞧见贺家人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心下又是一阵阵快意。
        
            这是沈家的仇人,就应该这样说话!想起贺南盛几次三番陷害沈家,沈瑾脾气也上来了,说话再不想留什么余地。
        
            “贺太淑人要是来与在下说贺二老爷如何英明的,那就免了吧,在下驽钝得紧,学不会贺二老爷机巧,不奉陪了?!彼蛋丈蜩嬉夤肮笆?,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却是贺北盛一声爆喝:“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可惜,沈瑾贺老太太面子都不肯卖了,哪里会管什么外八路的便宜族舅舅。
        
            还是贺老太太亲自开口,“我是来还织厂的!”情急之下,也你呀我呀的,当然,如果这会儿她再啰嗦那些客套话,沈瑾早就走没影了。
        
            沈瑾已是站在门外,眉头紧锁,这是什么意思?这老太婆到底想干什么?他一时也摸不到头脑了。
        
            贺老太太话已出口,已是不能收回,好在还没忘了身份,又剜了贺九太爷一眼,低声喝道:“老九,你在做什么,还不过去叫你外孙过来说话?!?br/>    
            贺九太爷见她眼底喷火,不好再装死,但方才沈瑾那表现,又让他多了几分忌惮,不知道现在得罪了沈瑾,将来会不会牵累平盛。
        
            老爷子犹犹豫豫走到门口,恰好那边源大太太得了消息赶了过来,远远的喊了声“爹”,又见沈瑾也立在门口,便顺口道:“大爷这是刚打外面回来?还不快进来?!?br/>    
            贺九太爷正得了台阶,忙露出慈爱笑容,接口道:“我们正与状元公说着话?!?br/>    
            源大太太只得了报信说父亲来了,还不晓得贺老太太也跟了来,见着父亲就分外开心,笑道:“怎的不进屋去,就在这儿说上了?”说着才去看沈瑾,却见沈瑾一张黑脸,心下不由咯噔一下,暗忖是不是父亲和沈瑾杠上了。
        
            沈瑾行了个礼,只道:“正好太太来了,请太太陪亲家太爷说话,小子还有事,失陪了?!彼蛋站妥?。
        
            源大太太正觉得没脸,就听一个和煦的声音响起:“桂娘一向可好?老身此来,是要将当初孙氏的织厂完璧归赵?!?br/>    
            源大太太听着这声身子就是一僵,勉强转过去,正见被儿子搀扶着缓缓过来的贺老太太,她僵硬的福身唤了声“伯娘”,又有些木木的道:“既是前头太太的事,侄女就不方便听了,伯娘还是与大爷说吧?!?br/>    
            她扭头瞪了身边丫鬟一眼,一个机灵的忙跑过去拦下沈瑾。
        
            沈瑾到底不是那等抬腿就能踹人的纨绔,见个小婢拦路,只低斥一声让开,便要往前去。
        
            那婢子名唤玲珑,是个家生子,人如其名,是个有玲珑心肝的,四房里的事儿没她不知道的,又早有抱沈瑾大腿的心思,便压低声音道:“大爷,贺家说要还前头太太的嫁妆织厂哩,大爷要是不开口,这亲家太爷也来了,婢子看,太太只怕是要应的。那大爷这边……还有二爷那边……”
        
            沈瑾深深的看了这婢子一眼,知道是源大太太身边的,却没印象。虽不知道这婢子为什么来说这番话,但是,这番话确实有道理。
        
            嫡母孙氏的嫁妆产业,原当是瑞哥儿的。
        
            出继了,那也是嫡母亲生的儿子。在他心里,那也永远是他弟弟。
        
            嫡母宽和,他已经是占了弟弟一半儿的产业。如今有人还了嫡母的织厂,他不能代弟弟否了。虽然他觉得这种情形下,瑞哥儿多半是不会要的???,那也得瑞哥儿知情,瑞哥儿自己选,他凭什么代瑞哥儿抉择?
        
            沈瑾深吸口气,吩咐那婢子道:“你去二门上找青松,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让他去五房请瑞二爷过来?!?br/>    
            玲珑眼睛亮亮的,满心搭上大爷的欢喜,一口应下,转身飞快跑去送信。
        
            沈瑾满腹心事,根本没留神一个小婢的表情,他转过身,踱着正步回去,规规矩矩做了个请的姿势。
        
            贺老太太松了口气,重新挂起慈善的笑容,扶着儿子进了前厅。
        
            众人鱼贯而入,分宾主落座,上了茶水点心,却是一时冷场。
        
            贺老太太无奈,只能咳嗽一声,道:“论起来当年先前的源大太太孙氏也是唤老身一声‘婶子’的……”
        
            却被沈瑾打断,“小子还有急事要办,太淑人请直说,莫提那些陈年旧事了吧?!?br/>    
            贺老太太一噎,也是有些恼了,便抛开那些客套,直接道:“当初老身找人估算过,那两个织厂地皮、厂房、织工身价银子、存棉和存布拢共值银十二万两,老身次子五万五千银子过的户,是他不厚道,老身也不多辩解。直如今,五年间,织厂扩了地,多添百十台织机、织工,布匹水运行销南北,估价已经逾二十万?!?br/>    
            她挥挥手,贺北盛咬牙就从袖中拿出一沓红契,摆在一旁案几上。贺老太太继续道:“如今完璧归赵,还增了进益,算是我贺家一二补偿?!?br/>    
            饶是口里说着与自己无关,听到这样一注大财,源大太太还是忍不住望了几眼。她的嫁妆已被倭寇抢走,若是……若是瑾哥儿收了这些,他是要去当京官的,那松江家里打理这织厂是不是就是自家……
        
            沈瑾却是眼皮也不抬一下,只端着茶盏,像在研究茶叶怎样在热水中舒展开来一般。
        
            场面便又冷了。
        
            贺老太太是真着恼了,便抬高声音道:“状元公,我们这就去衙门过了户吧,了了这笔旧账,彼此安心?!?br/>    
            沈瑾却慢条斯理道:“这原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且等……”
        
            贺老太太只道他要等沈源,“听闻源大爷‘病了’?状元公莫不是要等源大爷病愈再论?”
        
            源大太太只觉惊喜,好像那一注财就要到手一样。
        
            沈瑾摇头道:“不是……”
        
            说话间,外头小厮来禀报:“二房瑞二爷、五房全三爷到了?!?br/>    
            *
        
            沈瑾遣人去给沈瑞报信时,沈瑞正在同沈全一道说话。
        
            听了小厮的回报,沈全极是不满。他既恨贺家人,又替沈瑞抱不平,因呵斥小厮道:“沈瑾这是什么意思?这事儿同瑞哥儿有什么干系,叫瑞哥过去做什么?这种时候,见到贺家人就当打将出去,还拖瑞哥儿下水?”
        
            沈瑞却平静多了,听小厮复述了当时的情景,冷冷一笑:“那我就去会会贺老太太,看她还有什么伎俩可使?!?br/>    
            提起那织厂,当年贺老太太觉得烫手,就想把个孙女嫁与沈瑞,用孙女嫁妆把织厂的事儿抹平了,沈瑞没应。后来在京中,贺东盛欲害贺平盛,贺平盛求救于沈瑾,又连带上沈家二房三老爷出面威胁了贺东盛,把贺南盛当初算计织厂少花的五万两银子掏了出来,银子给了沈瑞,本身织厂的事儿就算是了结了。
        
            如今贺老太太又提起,不知道是压根不晓得贺东盛给了那五万两银子,还是又有什么针对沈家四房的诡计。
        
            沈瑾城府不深,只怕会遭了贺老太太的算计,沈瑞虽然不想管四房的事儿,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四房再次被贺家算计了去。
        
            沈全却是担心沈瑞一人过去吃亏,便也跟着同去。
        
        ?  ?贺家又出来找存在感,好耽误沈家分宗啊,哈哈。
        
          ?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下载免费阅读器!!

    河北20选5开奖公告 www.k-303.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不喜欢足球吗?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我正看呢 2019-08-21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8-20
  • 这7款历久不衰的折纸灯,拉高房间颜值就靠它了 2019-08-17
  • 长沙中考:作文由50分增加至60分 2019-08-17
  • 一语惊坛(5月22日):精忠报国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夙愿! 2019-08-11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08-11
  • 90后“技术宅”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08-08
  • 没考上?没关系。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清华只是名气大点。 2019-08-08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首份《京津冀“互联网+政务”发展研究报告》 2019-08-04
  • 全新传祺GS4上市 祺云概念智慧SUV 2019-07-27
  • 金融战,贸易战,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面对强敌,奉陪到底,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 2019-07-27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7-24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20
  • 广汽传祺新GS4将6月16日上市 配置升级 2019-07-11
  • 四川设“文华美术奖”为蜀首设的政府美术奖 2019-07-11
  • 广西福彩快十走势图 辽宁11选5技巧 河南泳坛夺金怎么玩 世博国际娱乐城注册送彩金 广东好彩1最高奖多少 新浪家装 世界杯足彩哪里买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58梭哈游戏 浙江快乐12开预测 两码中特期期准免费永久公开 彩票中奖内幕秘密 连码三中三网站天天计划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 10中大自然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