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西拨付2.7亿元资金支持全省七大河流生态修复治理 2019-06-14
  •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06-14
  • 评价科研成果要注重“影响” 2019-06-13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6-07
  • 司机下班闻呼救 跳河勇救落水女(图) 2019-06-06
  •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从深圳发展奇迹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2019-06-05
  •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06-05
  • 高清: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 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9-06-01
  • 绝美景色给游人带来惊喜 四万多人端午游黄山 2019-06-01
  • 乌鲁木齐县牧民捐髓救治河南少年 2019-05-21
  • 人民日报看河北--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5-21
  • 杜建群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9
  • 咱主张不由市场发挥全部作用,是因为市场受需求引导,而需求又分正义需求和邪恶需求。 2019-05-19
  • 向雷锋同志学习 厉害了!体彩志愿服务团队 2019-05-16
  • 自成一派 试驾雷诺科雷傲2.5L四驱旗舰 2019-05-15
  • 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明望族

    第三百四十三章 添油炽薪(三)

        罗老大说的硬气,侯二却是萎了。陪着寿哥作弄作弄孙家这两个不开眼的小子,大家乐意参合,将事情闹大打寿宁侯府的脸,就让人心生畏惧。

        寿哥有靠山,张国舅拿他没办法,还收拾不了几个总旗、百户么?

        有这样想法的,不是一个两个,大家都悄悄地退避开来。

        罗老大却是挂着冷笑,站在寿哥身后,不动如山。

        侯二等人见了,心里多少有些眼气。

        谁让罗老大时运好,有把子力气,使得也是重刀。寿哥去年领了高文虎过来,正好合了罗老大胃口。等到大家察觉到寿哥恐怕是个有来历的贵人时,罗老大已经正式收了高文虎为弟子,同寿哥搭上线了。

        今日这场把戏,也是为了给高文虎出气。

        半月前孙家兄弟初来乍到,口音略重,大家听了不免有异色,这兄弟两个羞恼,就弄了一出“杀鸡骇猴”,这被挑中的“鸡”就是高文虎。

        谁让高文虎面上憨厚稚嫩,又出身百姓人家,即便是幼丁,身上也没有世职,即便操练两年后也不过是从力士、校尉起步?;蛔銎渌?,孙家兄弟也不敢。

        真是没脑子,他们也不想想,能入锦衣卫的,即便本身是小老百姓出身,也有其他道行,否则也到不了这个地界。

        这不,引来了高文虎的小靠山。

        平素里瞧着再和气,这寿哥发起狠来也叫人心惊。不说旁的,就是他身后的锦衣卫大爷,瞧着那身手气势,就不是外头这些散职可比的。

        孙家兄弟开始还嘴硬,被打到最后也少不得求饶。年纪小的孙会更是哭爹喊娘,凄惨无比。

        寿哥冷眼瞅着,并不觉得解气。

        张家气焰这两年越发嚣张,早年封赏张姓族人,就报了一堆名字上来,什么“养子”、“义子”恨不得都全乎;又有皇后的姑父、姨父等也都赏缺。闹得朝堂之上沸反盈天,这才平息了几年,又见寿宁侯张鹤龄忙乎,妻舅、连襟、内侄、内甥提溜了一串出来。

        皇帝如此重封后族,阁老御史不是没拦着,可是架不住“帝后情深”四字

        寿哥心里恨的不行。

        今上是当世仁善之君,被因张氏兄弟损了清名??商菊偶以缒瓴还寥思?,弄出梦月入怀的把戏,机缘巧合就得了大富贵,却还不知足。

        总要让他们明白,这天下姓朱,不姓张。

        寿哥正走神,就听到“嘎嘣”一声,随即“嗷”的惨叫。

        他唬了一跳,皱眉望向孙氏兄弟,就见孙会满脸惨白,面上鼻涕眼泪混作一团:“腿,我的腿……呜呜……”

        孙显已经被揍成猪头,转过身去关切道:“三弟怎么了?”

        “大哥,我的腿断了”孙会哭道。

        动手的几个锦衣卫都愣了。

        有资格跟在寿哥身边护卫的,都是老牌子公侯子弟,行的是护卫事,可身上带的是百户、总旗等世职。东宫亲卫,加上背后的公侯府邸,还真没有将眼前的所谓国舅府姻亲放在眼中。

        可教训丨人出气,也没想着将人打残,那样太残暴了,说不得会影响寿哥名声。真要闹到御前,大家都要担于系。

        只是方才人多手杂的,也没留心到底是哪个踹了孙会。

        见堂弟疼的满脸豆大的冷汗直流,孙显带了悲愤道:“天子脚下,你们竟然敢当众行凶,还有没有王法?”

        寿哥嗤笑道:“真是可笑,你纵奴行凶时怎不记得还有王法,这会儿挨揍了才想起王法来?看来王法倒是你家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孙显一愣,这才明白今日这“无妄之灾”的由头,恨声道:“原来是为了高文虎”

        寿哥皱眉,看了看左右道:“这小子甚了意思?这是没打服帖,还想要再来一回?”

        旁边一个锦衣卫笑道:“这是要记仇等到少爷走了,就要去找虎头麻烦……欺软怕硬不外如是,要不多抹不开脸,人家可是国舅府贵亲”

        寿哥小脸一寒,冷声道:“什么东西,看来还是打的轻,不长记性”

        不待他吩咐,孙会却是怕了,哭着求饶道:“小爷、大爷、老爷,扰了我们这一遭,呜呜,再也不敢了……下回看到虎爷,我们一定避的远远的……”

        瞧着他狼狈模样,众锦衣卫不由“哈哈”大笑。

        孙显心中恨的不行,神色铁青,却是不敢抬头,低着头,紧紧地攥着拳头

        寿哥不过是想要教训丨他们兄弟一顿,为高文虎出气,方才见孙会腿折了,已经打算收手,不过又被孙显这一身怨气给腻味住了。

        他轻哼一声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罗老大,劳烦你带小爷身边的人往这两个孙子家走一遭,总要将那一千两百两的欠债收回来才是……

        罗老大闻言,恭恭敬敬应了,神色难掩激动。

        经此一遭,他就算打了这小爷印记,就算过后依旧在驻地这里当差,也不怕国舅府迁怒了。

        寿哥身后众锦衣卫也跃跃欲试,一是唯恐天下不乱、乐意看热闹;二是寿哥待身边人向来大方,那一千多两银子收回来,也多是要做赏赐。

        孙显与孙会被众人看着,连打发人出去报信都来不及。

        罗老大同了六、七个锦衣卫呼啸而去,兴高采烈地到了孙家兄弟京城寓所,前后门一堵,拿着兄弟两人的“借据”,将银钱地契等物抄了个于净。

        管家下人被这声势吓到,都成了小鸡崽子,哆哆嗦嗦,挤成一团,哪里敢拦着?

        等到一行人转回驻地,带了五百多两银子,一匣子金玉饰品,还有几张房契、地契。

        寿哥果然看也不看那些银钱,听了数儿后,对罗老大道:“取两百两给高家那边送去,剩下银钱留一半劳烦罗大哥代我做东请大家吃酒去;我身边这些儿郎跟着忙乎半日,也给他们留一份……”

        罗老大爽快应了,众人都是眉飞色舞。

        寿哥身边明面上的近卫十来人,一人也能分到十几两,不是小数目了。

        一锦衣卫道:“少爷,这房契、地契?怕是不好出手……”

        罗老大心下诧异,看了那锦衣卫一眼。方才在孙家翻完银钱后,众人本就要回来,就是这开口的锦衣卫不依,只说不足一千二百两,相差太多,硬是又翻出了地契、房契。

        弄个几百两银子花花,寿宁侯不会小气吧啦的追回去;真要大喇喇在京城叫卖张家姻亲的宅院,那可就是再次打脸。

        就见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圆圆脸,长着副笑面。不过罗老大记得清楚,方才围着孙家兄弟动手的,就有这圆脸护卫。

        这人到底是哪家的?恁地心黑,生怕动静闹得小。

        这圆脸护卫话中有未尽之意,寿哥自然明白其话中所指。

        他瞥了那护卫一眼道:“既是不好出手,就赏你了,你敢不敢接?”

        那圆脸护卫立时苦了脸道:“少爷,您就饶了我吧……不用国舅府来人追讨,叫我家公爷知晓,就能轮我一顿板子……”

        罗老大在旁,脑子飞转,虽说大明开国时封了不少国公,不过现存的不过几家,这少年护卫是哪家的?

        寿哥听了,轻哼一声,却是对张家兄弟越发厌憎。不过外戚封侯人家,却让勋贵公侯府邸都退避三舍,张家兄弟嚣张气焰可见一斑。

        可在世人眼中,他却是张家外甥,也是张氏兄弟背后的靠山。

        寿哥只觉得一阵闷气,兴致阑珊地摆摆手道:“算了,你收着,等这两个小子什么时候凑齐了欠款,再还给他们……想要赖小爷赌帐,可没那么便宜…

        圆脸护卫如蒙大赦,连声应了,折了地契、房契揣着怀里。

        孙会已经疼得晕过去,孙显在最初的怨愤后,终于开始后怕了,萎缩成一团。

        闹剧落幕,寿哥懒得再看孙氏兄弟,对罗老大道:“高家那边劳烦罗大哥多去两回,我出入怕是不便宜……”

        罗老大拍着胸脯道:“只管交给老罗,我正好也要去瞧虎头……”

        高家虽是寻常小户,可只有高文虎这一个男丁,自然也被高屠夫夫妇当成眼珠子似的待。这次受了伤,就被父母拘在家中养伤。

        为了这个,寿哥颇为自责。

        一行人离了驻地,寿哥骑马,众人亦骑马随行,回了皇城。

        直到进了宫门,早有御前听用的内官在这里等着,寿哥随着往御前去了,众护卫才回了东宫值所。

        一人拉了圆脸护卫出来,低声道:“张会,怎么回事?孙家那两个小子得罪你了,你方才怎么下狠手?”

        原来出黑脚踹断孙会腿的不是旁人,正是这圆脸护卫,他名叫张会,是英国公张懋之孙。

        英国公是勋爵之首,他是国公府长房二少爷,虽说母亡父丧,可是胞兄张仑却是国公府嗣孙,如今自身又在东宫当值,正是前程大好,素来和气,鲜少有这样暴虐时候。

        张会“嘿嘿”笑了一声道:“不过两个乡下泥腿子,谁稀罕搭理他们……谁让他别的不叫,要叫孙会,竟然敢于小爷同名,踹他都是轻的……”

        这话听着就是糊弄,可是他既不愿意说,旁人也不好多问。只是开口那护卫不免暗暗嘀咕,是不是寿宁侯府有不开眼的地方得罪了英国公府。

        过了两日,东宫某处。

        张会带了几分不解,开口说出了差不多的问题:“公公上次吩咐我那般行事,莫不是孙家那两个小子有不开眼的地方得罪了公公?”

    河北20选5开奖公告 www.k-303.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山西拨付2.7亿元资金支持全省七大河流生态修复治理 2019-06-14
  •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06-14
  • 评价科研成果要注重“影响” 2019-06-13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6-07
  • 司机下班闻呼救 跳河勇救落水女(图) 2019-06-06
  •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从深圳发展奇迹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2019-06-05
  •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06-05
  • 高清: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 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9-06-01
  • 绝美景色给游人带来惊喜 四万多人端午游黄山 2019-06-01
  • 乌鲁木齐县牧民捐髓救治河南少年 2019-05-21
  • 人民日报看河北--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5-21
  • 杜建群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9
  • 咱主张不由市场发挥全部作用,是因为市场受需求引导,而需求又分正义需求和邪恶需求。 2019-05-19
  • 向雷锋同志学习 厉害了!体彩志愿服务团队 2019-05-16
  • 自成一派 试驾雷诺科雷傲2.5L四驱旗舰 201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