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喜欢足球吗?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我正看呢 2019-08-21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8-20
  • 这7款历久不衰的折纸灯,拉高房间颜值就靠它了 2019-08-17
  • 长沙中考:作文由50分增加至60分 2019-08-17
  • 一语惊坛(5月22日):精忠报国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夙愿! 2019-08-11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08-11
  • 90后“技术宅”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08-08
  • 没考上?没关系。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清华只是名气大点。 2019-08-08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首份《京津冀“互联网+政务”发展研究报告》 2019-08-04
  • 全新传祺GS4上市 祺云概念智慧SUV 2019-07-27
  • 金融战,贸易战,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面对强敌,奉陪到底,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 2019-07-27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7-24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20
  • 广汽传祺新GS4将6月16日上市 配置升级 2019-07-11
  • 四川设“文华美术奖”为蜀首设的政府美术奖 2019-07-11
  • 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明望族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天威难测(五)

        十岁的小姑娘,带了几分羞涩站在自己面前,沈瑞心中也软乎乎的,不过还生出几分道不明的尴尬。

        天府之国,人杰地灵,即便到了五百年后,川妹子的相貌也是屈指可数的。曾经有外国的选美机构,评点过各省美女资质,川籍排在第一位。

        沈瑞定亲前虽就见过杨恬,可当时守礼,不过看一眼,只晓得是个白白净净爱笑的小姑娘。

        定亲之后见的两回,也是客客气气地见个礼罢了。

        对于自己这个小未婚妻,沈瑞的印象颇佳。

        脸上总挂着笑模样,看着也比较讨喜。虽说现下还没张开,可眉眼之间已见秀丽。

        丧母嫡长女,上面又是继母、又是得宠的庶母,杨恬却能保持开心爽朗的性子,实是不容易。又能站在俞氏身边,得了俞氏教导,这其中固然有她成了徐氏未来媳妇的缘故,也说明这小姑娘是个机灵的。否则要是端着原配嫡长女的身份,对继母“相敬如冰”,那吃亏的就只有她自己了。

        想着杨家后院的格局,沈瑞对眼前的小未婚妻倒是多了几分心疼。他虽不会那么禽兽,对一个十岁大的孩子产生欲念,可却因姻缘已定的缘故,将杨恬看成自己人,当然乐意护着几分。

        “妹妹看着倒是清减,这是苦夏,坏了胃口?”沈瑞与杨恬见过后,看着她缩了一圈的苹果脸,带了几分关切问道。

        杨恬白嫩的脸上,立时晕染上桃花粉,小声道:“不是苦夏,是长个子了,比春日时长了一寸……”

        只不过是她年幼,身量原本就娇小,即便长了一寸,也比沈瑞矮了一头半,所以不明显。

        沈瑞看了旁边的杨慎一样,对于杨恬的身高实在有些忧心。

        杨廷和与杨慎父子身量都不算高,只能说勉强不算矮子,中等偏下??杉钐窦幢愠ご蠛?,身量也高不到哪里去。

        不过她现下才十岁,离及笄出嫁还有好几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是能高些,对于下一代也是好事。

        对于这个小姑娘想到优生优育上,沈瑞心中暗骂自己一口,有些讪讪。

        落到俞氏与杨慎眼中,就是这未婚夫妻两个相对害羞无言。

        想着沈瑞这大半年的用心,杨慎就有心成全,可顾及俞氏,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俞氏抿嘴一笑道:“后院的杏子熟了,到底是自家的,大哥带了恬姐、瑞哥去摘杏子吧,只是不许多吃……”

        杨慎笑着应了,带了几分戏谑望向沈瑞。

        沈瑞是个厚脸皮的,不过还是在未来岳母与大舅哥跟前还是露出几分“腼腆”来。

        俞氏只当他臊了,反而不好意思打趣。

        杨恬站在杨慎身边,偷偷地伸着胳膊,轻轻地拉了拉杨慎的后衣襟。

        杨慎翻了个白眼,心中嘀咕一句“女生外向”,带了杨恬与沈瑞从正房出来。

        大家闺秀,无不是“一脚出、八脚迈”。

        杨恬身后,还跟出来一个养娘,一个年岁稍长的婢子,两个小婢。

        杨慎虽觉得人多,可规矩礼法如此,便也没有说什么。

        换做其他人,这么多碍眼的跟着,哪里好意思说话?

        沈瑞却是因心怀坦荡的缘故,并不觉得有什么可避讳的。

        “过两日家里要摆酒,你也随岳母来吧?!鄙蛉鸬?。

        杨恬闻言先是一喜,随后迟疑道:“怕是不便宜……”

        按照时下规矩,女子订婚后就该在家里绣嫁妆,贞静不出,不再参加社交往来。

        可杨恬才十岁,因早早订婚的缘故,杜绝一切社交往来,就这样关在家里,看着也可怜,沈瑞也有心让她与玉姐多往来往来,才这样提议。

        “我一会儿走时同岳母说……”沈瑞道。

        杨恬眼睛亮亮的,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软软糯糯模样,怎么看怎么可爱,苹果脸变着的包子脸也想要让人捏一下。沈瑞这样想的,鬼使神差也这样做的。

        杨恬显然是受了惊吓,呆呆地怔住。

        杨慎在旁,则是气炸了肺,一巴掌将沈瑞的胳膊打下来。

        杨恬也醒过神来,满脸绯红,不敢抬头看沈瑞与兄长,扶着养娘的手,落荒而逃。

        “沈瑞,你方才是作甚?”杨慎怒视沈瑞,一副问罪的模样。

        男女授受不亲,可不是说着玩的。即便是订了亲事,在洞房花烛之前,即便能见面,也是克制守礼。否则男子还好,不过一句“年少风流”;落到女子身上,就是轻浮不自重。

        沈瑞方才,显然是失礼。

        沈瑞满脸羞愧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恬姐可爱捏了一下,这实是太失礼了……”

        他若是狡辩,说不得杨慎就会觉得他性子轻浮;可这样羞愧难安地认罪,杨慎恼虽恼,气却散了大半。

        在他心中,胞妹自是千好百好,沈瑞“情难自已”也说得过去。

        他却是不知道,沈瑞羞愧是羞愧,却不是为了捏杨恬一下,而是在心里算着杨恬的生日,算了下她及笄的倒计时。

        实际上,即便是五年后的杨恬,也不过是个大孩子。沈瑞却是雄性激素分泌使然,幻想起杨恬十五岁时的模样,盼着早成亲罢了。

        既是借口摘杏子出来,杨慎依旧带沈瑞到了花园,不过因方才的事情,两人都没有摘杏子的兴致,便招呼一个婆子拿着杆子打杏子。

        如今杏子才熟,只有在阳面数枝上才泛着点点金黄,挂着成熟的性子,阴面树枝上则依旧是青青的。

        沈瑞抬头看着,莫名地想起一句诗来“花褪残红青杏小”。

        随即,他又在心里唾了自己一口。真是魔怔了,满脑子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看来每天的补药得彻底停了,要不然说不得就要出“事故”。

        杨慎看他满脸晦涩,有心放过他一马,不过想到胞妹,又狠心道:“过两日你家请客,我们老爷、太太自然会过去,恬姐却是不宜过去,恒云你也别为难太太……”

        沈瑞转过头,道:“大兄,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恬姐出去散散心…

        杨慎满脸不赞同道:“你虽是好意,可到底不好坏了规矩……”

        沈瑞见他防贼似的目光,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想着杨恬方才退场的时候,因走的飞快扬起了裙角,沈瑞的脸就僵了

        再想想家里的徐氏、三太太、玉姐,沈瑞只觉得心里乱。

        这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身边总是养娘婢子跟着,是不是因她们“不良于行”?

        在沈宅时,除了二太太在时,露了娇弱之态,愿意扶着婢子走路之外,徐氏与三太太都没有那个习惯,沈瑞身为晚辈,也没有盯着长辈脚看的道理,而且因裙角遮住的缘故也看不到。

        方才杨恬退场时,身子颤悠悠的,就像走不稳的模样,鞋子也极为袖珍。

        想到这里,沈瑞怏怏。

        杨慎只当他不高兴了,讲了一堆闺阁礼法出来。

        他虽愿意让未来的妹婿与妹妹亲近,可也不愿意让妹妹担了轻浮之名,被看轻了。

        沈瑞强笑着听了,带了一提篮新杏从杨家出来。

        从杨家回来这一路上,沈瑞骑在马上,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落在街头上抛头露面的妇人身上,主要的目标是脚下。

        也有晃晃悠悠走路的小脚妇人,可到大多数还是天足。

        不过他依旧是神色一黯,百姓家的女儿可以不缠足,士人家的小姐却没有不缠足的,也是风气如此。

        等沈瑞到沈宅时,大老爷还没有落衙回来,沈瑞便去了正房见徐氏,告之杨廷和给自己起的字。

        “恒云,极好”徐氏倒是极高兴这个字。

        沈瑞不解道:“孩儿怎么不明白‘恒,字何来?”

        徐氏笑道:“恒也,德之固,又是中的吉卦,用来取字,很好很吉利?!?br />
        沈瑞还是觉得这个字不够大气,听着更像是名字,不算文雅。不过徐氏满意,沈大老爷那边估计也会满意。

        沈瑞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今日过去见到恬姐,她正长个子,走路似也不稳……母亲,女子非要缠足么?若是放了缠足,行不行?”

        徐氏面上带了郑重,目光深邃道:“可是恬姐抱怨了?”

        沈瑞摇头道:“她哪里会说这个?是我瞧着不明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好好的缠足做甚?”

        徐氏叹气道:“我年幼被缠足之痛折磨时,也曾问过乳母同样话,可世道如此……儿女都是娘身上落下的肉,有心疼女儿不给缠足的,可说不得以后还要得了埋怨……别说是仕宦人家的小姐,就是百姓人家,稍富足些也会给女儿缠足……孝慈皇后贵为开国之后,却因天足被民间说道几十年……瑞哥,我晓得你是好意,不愿恬姐受缠足之苦,可你是你,代替不了她……她如今十岁,缠足也有六、七年,这些年的罪都受过来了,还是坚持到底得好,要不然以后交际说不得就要因此被人瞧不起……”

        沈瑞皱眉道:“可为了迎合世道,生生地将好好的脚弄的残疾了,从此‘不良于行,真的是好事?”

        徐氏闻言,却是一愣,道:“怎么就是残疾了?”

        沈瑞的身份压根没有机会看到真正的缠足,所有的了解都是后世看过的资料。想着那四根脚趾头折在脚心中,只留下一个大脚趾的“三寸金莲”,沈瑞只觉得恶心。

        “二婶走路不是扶着人么?今日恬姐也扶着?”沈瑞道。

        徐氏笑道:“恬姐这是因长身体的时候,脚下遭罪呢,才一时走不稳……等年岁大些,骨头长成了就好了,玉姐也缠足,也没见老扶人……”

        至于乔氏那个风摆杨柳似的美人灯做派,徐氏不好在晚辈面前点评,就略过不提。

        徐氏虽豁达,可也不愿意与沈瑞继续探讨缠足的话题,就岔开话去……

        紫禁城,乾清宫。

        听闻寿哥今日又从皇后宫气呼呼地出来,弘治皇帝不由抚额。

        自己是不是错了?

    河北20选5开奖公告 www.k-303.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不喜欢足球吗?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我正看呢 2019-08-21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8-20
  • 这7款历久不衰的折纸灯,拉高房间颜值就靠它了 2019-08-17
  • 长沙中考:作文由50分增加至60分 2019-08-17
  • 一语惊坛(5月22日):精忠报国是每一个热血青年的夙愿! 2019-08-11
  • 京西稻:海淀一个特殊的文化符号 2019-08-11
  • 90后“技术宅”开黄色网站 半年非法牟利17万 2019-08-08
  • 没考上?没关系。其它学校也能培养建设国家的人才,清华只是名气大点。 2019-08-08
  •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首份《京津冀“互联网+政务”发展研究报告》 2019-08-04
  • 全新传祺GS4上市 祺云概念智慧SUV 2019-07-27
  • 金融战,贸易战,是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但代价同样是惨烈的。面对强敌,奉陪到底,打好这场事关国运之战。 2019-07-27
  • 抢不到门票和机票 如何假装在俄罗斯看世界杯? 2019-07-24
  • 大妈下台阶摔伤致残 银行被判承担15%责任 2019-07-20
  • 广汽传祺新GS4将6月16日上市 配置升级 2019-07-11
  • 四川设“文华美术奖”为蜀首设的政府美术奖 2019-07-11
  • 复式投注 下载吉林省十一选五 双色球带连线坐标走势图 职业冰球联赛nhl积分排名 广东36选7中奖规则表 东方报码 双色球坐标板 新疆风采35选7开奖结果 飞艇官网开奖结果 黄八仙六肖期期准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 陕西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星彩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039 捕鱼达人3內购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