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西拨付2.7亿元资金支持全省七大河流生态修复治理 2019-06-14
  •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06-14
  • 评价科研成果要注重“影响” 2019-06-13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6-07
  • 司机下班闻呼救 跳河勇救落水女(图) 2019-06-06
  •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从深圳发展奇迹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2019-06-05
  •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06-05
  • 高清: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 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9-06-01
  • 绝美景色给游人带来惊喜 四万多人端午游黄山 2019-06-01
  • 乌鲁木齐县牧民捐髓救治河南少年 2019-05-21
  • 人民日报看河北--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5-21
  • 杜建群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9
  • 咱主张不由市场发挥全部作用,是因为市场受需求引导,而需求又分正义需求和邪恶需求。 2019-05-19
  • 向雷锋同志学习 厉害了!体彩志愿服务团队 2019-05-16
  • 自成一派 试驾雷诺科雷傲2.5L四驱旗舰 2019-05-15
  • 账号:
    密码:
     
  • 返回: 大明望族

    第二一十四章 木落归本(四)

        “呕……呕……”

        鸿大老爷一下船,就疾行两步,到了路边柳树下,躬身呕吐起来。

        沈琦见状,面上不免带了担忧。

        鸿大太太道:“有我在这里看顾老爷,你只管随管家去卸行李,带的东西多,不好全麻烦二房的人,也要小心,莫要胡乱弄丢了……”

        鸿大老爷听到妻子说话,也转过头道:“二哥且去,我这里无碍的……”

        五房如今举家搬迁,随行下人行李装了半船,如今能出面去照应的只有沈琦,沈琦见鸿大老爷并无大碍,稍稍放心,便带了几个管事去了。

        沈瑞等人即便不在码头,也早吩咐人盯着码头这里,这会儿功夫也得了消息,匆匆赶来。

        鸿大老爷已经吐完,面色有些苍白。

        沈瑞等人上前见了,顾不得叙重逢之喜,就不约而同地担心起鸿大老爷来

        五房三兄弟接父母进京,是为了尽孝;要是鸿大老爷因旅途劳乏有个不好,那可如何是好?

        不过,鸿大老爷面容虽有些憔悴,精神头倒是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家人团圆在即,鸿大老爷自然心里欢喜。

        寒暄功夫,沈洲已经与官船随行的户部司官说完话,走了过来。

        沈瑞等人少不得上前,见过沈洲。

        沈洲伸出胳膊,叫大家起身。

        看了看鸿大老爷的脸色,又抬头看看天色,沈洲道:“官船将??柯胪非?,耽搁了会儿功夫,前面要入码头的船排了两里路出去,如今将申正,回城怕是来不及……”

        沈瑞躬身禀道:“侄儿等人在前头客栈订了几间房,原打算给长辈们做暂时休整之用,要不今日先歇那里?”

        沈洲点点头:“只能如此了……”

        码头上不是说话的地界,随行物品之类自有管事的照应,沈瑞等人便引着沈洲与沈鸿一家往客栈去,又打发人快马回城去送信。

        福姐是弘治十年落地,如今虚岁算五岁,还不到需男女大防的时候,便直接由沈全抱着。

        沈瑞与沈洲并肩而行,说了些沈宅这几个月的家事;沈珏则是跟在鸿大老爷身边,问起旅途情形。

        之前在松江的时候,福姐同沈全、沈瑞十分亲近。如今半年过去,她将两人忘得差不多,即便不怕生,也带了几分拘谨与腼腆。

        沈全见状,不免心中发酸,与郭氏道:“幸好爹娘现下来了,这才半年福姐就差点忘了我这个哥哥……再过两年,更是半点不记得了……”

        郭氏横了他一眼:“是不是你撺掇的大哥、二哥?哼,到时候会记得找你算账……”

        沈全满脸无辜道:“要接爹娘进京,都是大哥、二哥与两位嫂子的孝心,儿子可不敢居功”

        “这是夸你呢?”郭氏哭笑不得,捶了儿子一下。

        之前订的客栈,距离码头并不远,大家出了码头,走了一盏茶功夫就到了

        等到沈洲与鸿大老爷一家三口梳洗完毕,沈瑞打发人叫的两桌席面也送了过来。

        同在一个客栈住着,这边有动静,沈涌那边自然也得了消息。

        先前码头迎接的时候差了一步,沈涌正犹豫什么时候过去。怕过去早了,扰了大家休整;去的晚了,又显得怠慢。

        不过沈瑞已经同沈洲与鸿大老爷说了他们叔侄在,随后也过去请他们过来

        一桌席面直接送到鸿大太太房里,给鸿大太太与福姐用;另外一桌送到沈洲房里,众人也过去,算是为沈洲与鸿大老爷洗尘。

        等用了饭,沈涌并没有急着告辞,而是看着沈鸿欲言又止。

        沈瑞见长辈们有话说,便随着沈全、沈珏去了郭氏那里说话。

        郭氏将沈瑞拉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半响,方道:“不过半年功夫,这个子长了一寸多了……”

        “婶娘……”面对郭氏的慈爱,沈瑞也是动容。

        不过这声音一出来,郭氏就皱眉:“方才在外头还没留意,瑞哥这是变嗓子了?这个时候还是少说话,要是坐下公鸭嗓可没地方哭去……”说到这里,又不放心:“当年你几个哥哥变嗓子时,都是每日里用一盏雪梨燕窝滋养润喉,这嗓子才养护的好好的……瑞哥这里……”

        沈瑞道:“婶娘放心,大伯娘每日也使人炖了补品给我,我能不开口的时候也就不开口……”

        郭氏闻言,松了一口气道:“如此就好,且多忍忍,过了这两年就好了…

        沈珏坐了旁边,静静地听郭氏与沈瑞说话。

        沈全见了,有些不忍心,就道:“娘,您与我爹出来前去过宗房没有?族长太爷身子可还康???海大伯过些日子去南京么?”

        郭氏看了沈珏一眼,回道:“临行前一日,老爷与我过去了。族长太爷精神抖擞,这些日子爱上垂钓,入夏以来,每天日头足前都去坊后的河边钓鱼……宗房大老爷好像没有去南京的意思,听说是吩咐哥带族中秀才去南京应试,算算日子这个时候也该启程……”

        沈珏虽依旧没有吱声,可是耳朵已经支楞起来。

        沈全犹豫着要不要再问问宗房大太太,可是宗房大太太待幼子不亲近并不是秘密。沈全怕自己问多了,沈珏面上下不来。

        郭氏已经说道:“宗房大太太预备了不少东西,让我捎带过来。如今跟家里行李混在一处,等过两日行李收拾出来,再给珏哥送过去……”后一句,是冲着沈珏说的。

        沈珏神色有些勉强,道:“谢谢鸿大婶子,叫大婶子费心了……”

        郭氏心中叹息一声,柔声道:“我们登船时,宗房大老爷说了,以后会来京城转转……尤其是珏哥举业或是成亲大喜的时候……”

        沈珏闻言,难以置信,眼睛闪亮道:“我爹真这么说?”

        郭氏点点头,道:“你爹与你鸿大叔说的,婶子亲耳所闻,自然不做假

        沈珏面上放光,嘴角已经忍不住往上挑。

        天下父母,将儿女视若珍宝,自然也希望儿女孝顺重情。

        沈珏身为出继子,这般眷恋本生亲,并不恰当。

        郭氏虽欣慰,不过依旧正色道:“骨肉难断,可毕竟以后名分有别,珏哥将这番念想都搁在心里,莫要挂在脸上,让长辈们为难……”

        沈珏小鸡叨米似的点头应了,望向郭氏的目光越发亲近。

        郭氏说的话虽硬,却是为了他好,沈珏不是孩子,自然晓得好歹,这就是逆耳忠言了。

        沈瑞在旁,眼见沈珏听到家人消息时的眷恋不舍,心中莫名。

        四房上下,即便是之前并无冲突的沈瑾,与他来说也不过是比陌生人强一些,还真是没有什么不舍的。

        同沈珏这热血少年相比,他可算是冷心冷肺。

        换做在旁人面前,他会流出几分“不舍”,表示自己重情重义;可是在郭氏面前,不愿意作伪。

        郭氏看着沈瑞,却是露出几分苦笑:“这次我带来的东西,除了宗房大太太给珏哥预备的那一份,还有一份是四房老安人给瑞哥预备的……”

        沈瑞听了,很是意外。

        宗房大太太不管先前怎么不待见幼子,毕竟十月怀胎,到了生离时,骨肉难舍还说得过去;张老安人那里,先前入嗣之事没影时,就巴巴地盼着他出继,如今哪里会舍不得?

        郭氏叹气道:“我也觉得意外,还怕老安人有什么筹算……不过这千里迢迢的,老安人岁数也不是能挪动的,往后能算计你的地方不多,估计是为了沈瑾卖好铺路。沈珏那孩子,不说别的,倒是真孝顺,只是可惜了了……”

        沈瑞听她口气感慨颇深,好像沈瑾有什么变动,好奇道:“他怎么了?不是过了科试么?如今也该往南京备考了……”

        郭氏摇头道:“今年这科怕是不能了……三月了四月初时,老安人生病卧床,都是沈瑾日夜侍疾……熬了半个月,沈瑾身虚,白日里跌了跟头,胳膊折了”

        不仅沈瑞惊讶,连沈珏、沈全两个也讶然出声。

        “瑾哥摔折了胳膊?”沈全毕竟与沈瑾相伴长大,十数年交情,不免关切,难以置信:“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就能将胳膊摔折了?他素来稳重,竟会出了这么大纰漏?”

        沈珏问得更直接:“四房新太太不是已经进门?怎么还是沈瑾侍疾?沈瑾是应试秀才,不是正该读书备考?”

        郭氏叹气道:“四房的事,真是没法说……那新太太我也见过,瞧着温顺知礼,并非跋扈性子……听说是老安人不喜新太太,不用她侍疾……”

        “那源大伯呢?”沈全皱眉道。

        郭氏摇头道:“听说那些日子你源大伯的身子也不好,才让沈瑾代父侍疾

        两个“听说”,这沈举人的病就是托词了。

        否则以两家的族亲与比邻而居的关系,沈举人真的病了,五房大老爷肯定要去探病。

        沈全无奈道:“源大叔他真是……真是……没听说哪家老太太病了,儿子媳妇束手不管,全交给孙子侍奉的……不会是源大伯的偏心病又犯了吧?早先是偏心瑾哥,视瑞哥为瓦砾;如今偏心新太太,瑾哥就成石头了……”

        郭氏闻言,大怒:“闭嘴长辈们如此行事,是你当说的?谁教你的规矩,可以拿长辈说嘴?”

        当年之事,即便沈源做的再不公道,郭氏也不想再提及。那是沈瑞之痛,如今出继之事都定了,再去计较本生亲长的不好也没甚意思。

        沈全讪讪,忙捂了嘴巴。

        沈珏小声道:“全三哥又不是胡说……侄儿倒是觉得是沈瑾的报应到了。当年他受源大叔疼爱的时候,哪里顾及过瑞哥日子如何?后来是得了便宜卖乖,倒是做起好兄长模样。如今让他尝尝长辈偏心的滋味,倒是也叫人心里爽快呢”

    河北20选5开奖公告 www.k-303.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 山西拨付2.7亿元资金支持全省七大河流生态修复治理 2019-06-14
  • 地铁上索座不成 蛮横老汉掌掴大妈 2019-06-14
  • 评价科研成果要注重“影响” 2019-06-13
  • [雷人]蠢货!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关联的资源不一样,价值也不一样。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咱的在北上广深,你的在边远山区,你干么? 2019-06-07
  • 司机下班闻呼救 跳河勇救落水女(图) 2019-06-06
  • 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从深圳发展奇迹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 2019-06-05
  • 美媒盘点地球上最强5款战略核潜艇:毁灭世界比外卖都快 2019-06-05
  • 高清:中国男篮抵达洛杉矶 长途飞行队员略显疲惫 2019-06-01
  • 绝美景色给游人带来惊喜 四万多人端午游黄山 2019-06-01
  • 乌鲁木齐县牧民捐髓救治河南少年 2019-05-21
  • 人民日报看河北--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5-21
  • 杜建群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5-19
  • 咱主张不由市场发挥全部作用,是因为市场受需求引导,而需求又分正义需求和邪恶需求。 2019-05-19
  • 向雷锋同志学习 厉害了!体彩志愿服务团队 2019-05-16
  • 自成一派 试驾雷诺科雷傲2.5L四驱旗舰 2019-05-15